pt疯狂麻将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知明案例 > 民商訴訟 >
萬某公司被敲詐勒索損害糾紛案

將計就計找公關“假道伐虢”

不聲不響關閉違法“送禮門”

萬某公司被敲詐勒索損害糾紛案

  案情回放:

  隨著互聯網的迅猛發展,依托互聯網的各種媒體應運而生,影響力也日益巨大起來。

  網絡媒體以其傳播渠道的多元化,傳播效應的即時性和傳播受眾的普遍性,贏得了廣泛追捧。傳統媒體已不再是受眾獲得信息的唯一渠道了。報紙、電視、廣播的受眾范圍和傳播空間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網絡媒體的攻擊、侵占和破壞。越來越多的人從互聯網媒體上獲得信息。

  由于網絡媒體的互動性極強,無論早期的門戶網站,還是兩三年前盛行的微博,眼下炙手可熱的微信朋友圈,抑或是同道聚集的貼吧、論壇,甚至是小型的、打著“專業化”的網站,都受眾廣泛。

  然而,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網絡媒體雖然廣受追捧,打破了以往信息極不對稱的社會狀態,卻也往往因為信息的蕪雜和虛夸,引發一些負面影響很大的、子虛烏有的虛假傳播事件,所以備受詬病。

  通俗地說,就是受眾從這些網絡媒體里獲得的各種信息,極少能夠清晰地分辨其真假,從而容易遭受虛假信息和侵權事件造成的廣泛而深遠的傷害。

  可以說,大多數網絡媒體編輯,特別是一些微信公眾號等自媒體編輯,為了博取驚人的點擊量和受眾的普遍關注,常常不吝采取斷章取義或張冠李戴的手法,以浮夸、勁爆的標題追求驚悚效果,奪人眼球。長此以往,他們傳播的信息一方面獲得了較高的點擊量和關注度,但另一方面,這些信息的不確定性和模糊性,甚至是虛假性,往往使信息主體受到不可估量的困擾和損害,尤其是商業聲譽或個人信用等,導致惡性事件的發生。

  這類真假難辨的網絡信息或網絡謠言,甫一出現,短短幾個小時內就得到數十萬的轉發量,包括部分大V在內的網友紛紛在微博、微信朋友圈中轉發……雖然發布者或發布平臺迅速贏得了點擊量、關注度,卻也很快就造成了渉謠品牌產品或知名商品銷量的急劇下滑和重大的商業損失,也嚴重損害了消費者的信賴,極大地侵犯了名譽權,讓相關企業陷入輿論漩渦……

  盡管渉謠企業已把造謠者和涉嫌傳謠微信號背后的運營公司訴諸法律,提出巨額索賠。不過,這些網絡謠言對渉謠的品牌產品或知名商品的聲譽損害和信用損害,卻是無法估量的,可能很長時間都無法徹底消除。有時,甚至導致了相關企業的毀滅。

  那么,這些殺傷力極強的網絡信息或網絡謠言產生、傳播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呢?當然是點擊量、轉發量或關注度后面的利益!

  網絡信息傳播和網絡謠言傳播的巨大影響力,主要來源于網絡的互動性。傳統媒體極少可以實現受眾在媒介載體上發聲的可能,而網絡則開辟受眾渠道和互動平臺,讓網友們評論、發言,爭議越大越好,討論越熱鬧越受人關注。

  在不必透露姓名的情況下,網友急切地想要表達,想要引起他人的附議和關注,于是,不惜危言聳聽地制造一些網絡話題。而不少無良的廣告公關公司,更是要借助傳播力量無限的網絡制造、發布一些奪人眼球的話題或訊息為自己以謀取巨大的利益。

  網絡世界紛繁復雜,網友辨別真偽能力低下,網絡熱點話題不斷獲得網友跟帖,往往就在七嘴八舌、眾口鑠金的情況下,形成了“網絡暴力”。

  “網絡暴力”是指某些網友對某些事件發表的網絡言論,已超越了正常理性,不僅由此完成了虛擬空間中對當事人的道德審判,更嚴重的是,當事人甚至會因此受到來自現實生活中的處罰。很多政府職能部門被網絡輿論綁架,對熱點事件主角進行了并非依據法律法規的懲處,此類報道并不鮮見。

  而在這類事件中,獲益最大的無疑是傳播虛假信息或謠言的網絡平臺或自媒體,深受其害的自然是渉謠的產品及其經營企業,有的甚至遭到滅頂的打擊。

  2013年的“深圳萬某公司‘送禮門’事件”就幾乎葬送了一家頗有實力的上市地產公司。

  事情的緣起是這樣的:

  2013年4月初,地處湖北的《中國某康網》湖北頻道率先以《深圳萬某公司送卡清單曝光,萬余官員牽涉其中》這一聳人聽聞的題目,在網絡上公開爆料曝光了萬某公司不能為人所知的“商業機密”。緊接著,山某政府法制網、中國經某網湖南頻道、荊某網等網站紛紛轉載、熱炒,引發鳳某網、新某網、搜狐網、網易、騰訊等多家綜合性門戶網站轉載報道,進而引起深圳本地電視媒體及廣東《新某報》、《南方某某報》等權威媒體的廣泛報道,引發社會各界紛紜熱議和高度關注。

  一時間,涉嫌行賄、備受非議的萬某公司高層如坐針氈,像熱鍋上螞蟻亂成一團。

  不單是萬某公司高層坐臥不安,與萬某公司有業務往來的各級政府職能部門、單位相關人員,更是人人自危……

  高層領導的處境危如累卵、精神驚恐不安,整個萬某公司幾乎停止了所有的正常經營和行政事務,每天都不得不戰戰兢兢地開會研究應付那排山倒海而來的社會輿論非議、網民的責罵和媒體窮追猛打式的質疑和批評,一直形象良好的上市企業面臨著空前的信任危機與法律風險。

  這種危機和風險是如何引發的呢?

  故事得從頭說起。

  2008年3月,萬某公司迎來了一位口齒伶俐、精明強干的應聘者左某某。左某某,湖北人士,正值壯年,具有豐厚的工作閱歷和通達的處事能力,所以,順理成章地入職并擔任了萬某公司的辦公室主任。其后的兩年時間里,左某某工作正常,表現尚可。到2010年3月,左某某因故離職。

  萬某公司這位辦公室主任,在2010年3月離職時,利用自身掌管公司重要文件的職務便利,將萬某公司董事長親筆簽批且加蓋了公司公章的很多機密文件資料收入囊中,據為己有。

  時隔三年,左某某來到《中國某康網》湖北頻道任職,2013年4月,左某某突發惡念,心生歹意,與該網站湖北頻道主管廖某合謀,利用其手中掌握的萬某公司“涉嫌行賄”的“把柄”,狠狠敲詐萬某公司一把。

  他們先是將“把柄”的復印件通過傳真、電郵等形式傳到萬某公司,緊接著用電話、短信、電郵及QQ多種渠道傳話給萬某公司,要求萬某公司拿出500萬至3000萬元不等的價錢來贖回“把柄”。

  萬某公司高層感到萬分震驚,卻不甘愿輕易妥協,他們一邊在公司內部緊急查證這些文件的真偽,一邊與手握“把柄”的敲詐者頻繁交涉,對對方的高額索求一再拖延。

  敲詐者見萬某公司沒有即時投降,就將該“把柄”(送卡清單)以“深圳萬某公司送卡清單曝光,百余官員牽涉其中”為主題,先后在《中國某康網》湖北頻道以及山某政府法制網、中國經某網湖南頻道、荊某網等大肆反復熱炒,引發鳳某網、新某網等國內眾多知名媒體轉載。由此,引發了全國關注的“萬某公司送禮門”事件。

  “萬某公司送禮門”事件從2015年4月初爆出,到5月底已發酵至白熱化,敲詐者和萬某公司一直纏斗不休——萬某公司動用了一切力量自衛:從媒體到公安,上至中央宣傳部門、公安部門,下到各級地政府,萬某公司不斷地到處投訴、求助,層層托人情疏通關系,希望有關部門能采取措施,打擊、逮捕敲詐者……

  萬某公司本想報警,但顧念一想作為一家上市公司社會公眾企業,一旦卷入非議的漩渦,一時難于洗清,會嚴重影響企業形象甚至會引發股市動蕩,傷及企業自身和投資者,為此,頗有些投鼠忌器,怕引火燒身。所以一直未能有效地遏制眾多媒體的曝光和輿論的撻伐,而敲詐者未能得到自己所期望的巨款,自然是不肯罷休。

  敲詐者以電話、電郵、QQ、網站等各種方式,對萬某公司進行恐嚇,見萬某公司始終不肯就范,乖乖花錢買平安,惱羞成怒,聯手一家媒體公關公司運作多家媒體,輪番轟炸炒作,這些被蒙在鼓里的媒體記者、評論員,在敲詐者及其公關團隊的誘導下,不斷激揚文字,矛頭直指相關單位黨委、紀委及司法機關不作為,意在逼迫紀委、檢察院及法律機關采取果斷措施,追究萬某公司及所謂的“送卡清單”上涉及的一切人員的“腐敗行為”或“法律責任”!

  一時間,真偽難辨,輿論波濤洶涌,巨大的壓力和懸在頭頂的“反腐”刀劍,摧毀了萬某公司作為上市公司的社會公眾形象,擾亂了萬某公司的市場交易秩序,使萬某公司的企業經營與高管團隊的心理承受都瀕臨崩潰的邊緣。

  在與敲詐者交鋒之初,大概是5月初,“萬某公司送卡清單”剛剛爆出之際,萬某公司聘請了一位律師,委托他去與敲詐者及其媒體公關團隊交涉,結果,這位律師氣勢洶洶、簡單粗暴地指責并威脅敲詐者,要求對方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這種自恃懂法、對己方處境缺少認知的反擊,反而使得敲詐者的攻擊火勢更旺,媒體運作再次加力,于是全國熱炒“萬某公司送卡清單”事件。

  在全國媒體全面爆發的重重輿論打擊之下,上下紀檢機關被迫啟動了對所謂“送卡清單”所涉人員一一追查、核實……

  在法治環境與市場經濟還不甚健全的中國,對企業經營者來說,“核查”任何時候都是危機導火索,很可能會將公司“炸”得粉身碎骨……

  在危困之中,萬某公司高層誠心誠意地懇請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汪騰鋒團隊律師作為公司的代理律師,全權負責化解其面臨的嚴重法律危機……

  我們接受萬某公司的委托后立即與對方所謂中間人——媒體公關公司負責人劉某約見,“協商”解決“萬某公司送禮門”事件。

  在與劉某“協商”的過程中,我們判定他與敲詐未遂的爆料者涉嫌同伙,于是,將計就計,以委托中間人協調媒體,幫助萬某公司進行危機公關來消除負面輿論的名義,懇請與劉某經營的媒體公關公司進行合作——表示,眼下萬某公司的難關只有劉某及其媒體公關公司能幫忙解決,只要能幫萬某公司渡過眼下的難關,豐厚報酬自不會少的。

  劉某在接到我方律師代表萬某公司拋出來的巨大的誘餌后,當晚立即降低了依托各種媒體向萬某公司的追擊攻勢;顯然,劉某及其媒體公關公司對與萬某公司合作之后獲取巨大的利益回報是抱有很高的期待的……

  抓住劉某及幕后“爆料者”愿意與萬某公司合作,以獲得合法的優厚報酬這一心理,我故意與劉某反復討價還價,最終,在6月中旬,萬某公司方與劉某的媒體公關公司達成合作協議:萬某公司委托劉某的公關公司幫助消除媒體及輿論關于萬某公司的負面影響,總報酬為人民幣壹佰萬圓整;先支付人民幣20萬元預付款,委請劉某的媒體公關公司幫助先行清除所有網站存留的關于萬某公司的負面報道。消除干凈這些負面報道后,在收回所有可能存在的負面文件資料后再分期支付尾款。

  這份合作協議簽訂后,萬某公司立即向劉某的媒體公關公司支付了預付款,這家媒體公關公司收到預付款后確實及時地展開了消除各大網站上關于萬某公司的負面消息的工作。

  大約半個月時間,劉某及其媒體公關公司力所能及地消除了諸多網站上的萬某公司的負面消息,當然,還有一小部分負面信息已無法徹底清除了……

  在原有的關于萬某公司的負面消息已消除殆盡,并再無任何新的萬某公司負面消息曝光的情況下,我方見時機成熟,立即轉守為攻主動找茬向劉某及其媒體公關公司發難。

  我們對劉某及其媒體公關公司表示,要想收到萬某公司的尾款,必須將幕后爆料人供出來,把他手中可能存在的爆料“把柄”原件悉數收回,否則,不僅尾款收不到,您還會因涉嫌合謀敲詐勒索被舉報追究……

  劉某開始還無所畏懼,認為我們沒有任何證據可以向警方舉報他涉嫌敲詐。我們嚴肅地向他指出,在他接受萬某公司的委托,并承諾能找到幕后爆料人回收“把柄”,而且正式收取了萬某公司的20萬元人民幣預付款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暴露了與爆料者合謀敲詐勒索的嫌疑了!如果再不就此罷手,懸崖勒馬,必將順藤摸瓜,將他與幕后爆料人一起作刑事責任追究。

  在我們依據法律、列舉證據的威懾下,這位爆料者委托的中間人——媒體公關公司負責人劉某,騎虎難下、進退失據,雖然他十二分地不甘心,卻也只能無可奈何、忍氣吞聲地接受現實。

  最后,喧鬧一時、罵聲鼎沸的“萬某公司送禮門”事件,就這樣被我施以巧計,不了了之,如今早已云過天晴、煙消云散了!

  此刻,萬某公司正全力以赴地轉型發展,昂首闊步在守法、合法經營的康莊大道上……

  代理藝術:

  在處理本案糾紛時,我們借用“兵法三十六計”第四套節“混戰計”第二十四計“假道伐虢”之計,通過對“爆料者”委托的中間人(嫌疑同伙)進行法律威懾施壓,達到威懾打擊“爆料者”,使其退卻罷手!

  “萬某公司送禮門”之所以能在來勢洶洶的社會輿論漩渦和殺氣騰騰的法律危機中逃出生天,并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扭轉危局,使深陷反腐泥沼的萬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解脫風險,恢復平靜安全的生存狀態,完全是因為我們抓住了敲詐者既無比貪婪又充滿恐懼的犯罪心理。爆料人——敲詐者深知自己以抓人把柄威脅爆料這種手法獲取巨額錢財是不法的,所以,不敢公開身份,也不敢露面;其委托的中間人——媒體公關公司負責人劉某,明知敲詐者——爆料人的行為涉嫌犯罪,卻因有巨大利益可分割而甘愿助紂為虐,一旦可以借機獲得合法的豐厚回報,馬上放棄了與敲詐者基于非法利益的聯盟關系,結果最終卻被我反戈一擊,從而輕松地化解了他們打著反腐旗號敲詐上市公司巨額財產的圖謀!

  我方律師代表萬某公司,表示為了化解企業在社會上的不良輿論影響、力圖改善企業不法經營的形象,而與劉某及其媒體公關公司達成了戰術上的妥協協議,這給臺前幕后的對手都吃了一顆定心丸,也讓對手看到了獲勝的“希望”,從而使對手充滿希望和期待地與我方轉移到私下交涉,由此全面放松了后續的正面“進攻”,于是,他們本來不斷地添柴加薪“燒”起來的媒體報道“烈火”迅速地全面“停息”。最終,我們迫使因貪婪吞下了我方拋出去的一點誘餌的中間人劉某,為避免使自己身陷囹圄,而不敢再為虎作倀地幫助爆料者,也不敢再推動媒體對“萬某公司送禮清單”繼續糾纏、追打,一場聲勢浩大、貪欲殺伐的鬧劇突然消失在無聲之世界中了……

  在本案中,我們察言觀色,準確判斷出媒體公關公司負責人劉某明顯與幕后“爆料人”涉嫌“同伙”,因此,我們代表萬某公司先與他虛與委蛇,巧妙周旋,伺機拆散其與爆料人的利益聯盟。因為,基于牟取不法利益目的上的任何聯盟,都容易被獲得合法利益的機會擊垮,畢竟,趨利避險是人的本能。

  果然,當我方萬某公司向劉某及其媒體公關公司拋出了“委托其協調媒體,幫助萬某公司進行危機公關來消除負面輿論,以支付豐厚報酬”的“橄欖枝”后,劉某負責的媒體公關公司很快就接受了我方擬定的稍顯苛刻的合作條件,并達成合作協議。

  貪婪的人在看到眼前利益時,往往是不計后果的,這也是為什么很多人為了金錢和私欲不惜踏上違法犯罪道路的原因。

  在本案中,劉某怎么也沒想到,他及他的媒體公關公司一旦接受了首期合作費用后,我方就轉守為攻,態度強硬地明示或暗示,逼他去勸說或迫使幕后“爆料人”收兵罷手,否則,即使“爆料人”身居幕后暗處,但你這位“公關者”已走上前臺明處,涉嫌與幕后“爆料人”一起敲詐勒索,證據就是你這位“公關者”收下的“合作”預付款20萬元人民幣的收款憑據。小小的一張轉賬收款憑據就是你這位“公關者”與幕后“爆料人”利益捆綁的“罪證線索”,因此,他們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而合謀敲詐勒索罪是難以開脫的!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經過我方依據法律進行的強力威懾,劉某這位“公關者”乖乖地接受了我的建議:讓他去說服或迫使爆料者偃旗息鼓。此后,“爆料人”方再不敢提什么敲詐的要求了,而且還為我方當事人完成了“合作協議”上消除網站不良信息、負面影響的事務,約定的服務費尾款也不敢再要了。劉某還憂心忡忡地對我們說,我把已經收到的預付款退回給你們總可以了吧。

  我方律師趁機給劉某上了一堂法律課:如果查實你是與敲詐者合謀犯罪,即使你把贓款退回去也只是事后退贓,仍屬于犯罪后的悔罪情節,不能想當然地被視為沒有犯罪!

  如此一來,劉某只好十分賣力地掉轉矛頭,竭盡全力地幫萬某公司給幕后“爆料人”做工作去了。至于他是如何做的工作,我們無法盡知。總之,自此,萬某公司被敲詐勒索錢財的煩惱,就煙消云散了。

  “爆料者”的“火力”從此“偃旗息鼓”了。我方巧妙準確地以釜底抽薪之計撲滅了本案極其危險的“烈焰”,達成“假道伐虢”之目的。

  萬某公司的“送禮門”危機就這樣不了了之地得到了徹底解決。如今已時過數年,早已聞不到昔日的“戰火硝煙”味道了。

  結案啟示:

  回首本案,“萬某公司送禮門”,最初,雙方均投鼠忌器,不敢訴諸公檢法,自然是法外“火攻”對方,如果不能及時有效地滅“火”,至少也不可“火”上“澆油”!

  可失策的是,萬某公司最初聘請了一個法律身份和素養很高的律師,卻不懂得法律乃人用之法,運用極其常規的依法解決爭端的思維方式和手法,簡單而粗暴地直接出面找到爆料者(即涉嫌敲詐勒索的主謀),聲色俱厲地嚴令對方做如下三點:立即登報賠禮道歉;立即消除負面侵權信息;立即交出所謂涉嫌罪責的“把柄”證據。

  面對一個漏洞百出的對手,爆料者及其同伙如何能輕易認輸?盡管當面因為害怕被抓被打而唯唯諾諾地答應了這些要求,可一旦離開現場脫離“險境”后,便立刻展開報復行動,變本加厲地爆出更多“猛料”給報刊及網絡媒體,于是,點“火”變成縱“火”,媒體輿論高調追逼紀委和司法機關嚴厲追究萬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相關人員的“腐敗”刑責,可謂“烈火”爆發,并大有不把萬某公司燒個干干凈凈絕不罷休之勢。

  那位律師常規化地盲用、濫用法律武器,即刻幾乎陷萬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于萬劫不復之地。所幸,在最后的危機關頭,萬某公司老板睿智地改換律師,請我處理,我藝術化地運用訴訟與兵法計策相結合的思維與方法,恰當地實施了“假道伐虢”與“釜底抽薪”之計,將敲詐者的嫌疑同伙——所謂的“中間人”——某媒體公關公司負責人牢牢地套住了,然后挑明真相,申明厲害,嚴肅警告其所涉違法的巨大風險,使其身陷危局不能自拔,進退兩難,最后只能乖乖地俯首帖耳聽我建議,轉而強逼其幕后主使就此罷手……快速有效地化解了社會輿論的非議,民眾的質疑,股民的騷動,化解了企業風險,保障了企業的平穩經營秩序和健康發展!

  設想一下,如果沒有我們恰當的計策應對,爆料者及其媒體公關公司和萬某公司之間的“戰火”在媒體輿論的風煙中繼續燒下去,必然將出現眾口鑠金,企業形象與聲譽及經營發展均遭受嚴重損害的可怕結局!

  在此,需要提醒的是,一個優秀的企業,尤其是進行規范商業經營的企業老板,應該舍得每年花一筆錢為自己的公司聘請一個真正優秀、專業的法律顧問或法律顧問團隊,這將極大地避免很多可能陷公司于困境或絕境的法律糾紛和人身司法風險。關鍵時刻,還能為公司避免百萬千萬,甚至更大的經濟損失或人身危害……

  附:萬某公司“送禮門”事件相關資料:

關于解除合作協議的函

  深圳市某某貿易有限公司:

  我司于2013年6月20日與貴司簽訂合作協議,委托我司負責刪除網上一切有關“萬某送禮門”的負而新聞及信息,并負責收回一切流失在外的蓋章復印件,合作總金額為380萬元人民幣。

  簽訂合作協議后,我司收到貴司人民幣20萬元的合作預付金,即積極開展網上刪貼工作,截止目前為止,己刪除百度源負面新聞約千余條,絕大部分論壇上的負而新聞均己刪除,我司以電子郵件的形式向貴公司報告了工作進度。目前僅剩部分主流新聞門戶網站負面新聞沒有刪除,至于為何沒有刪除,我司業己向貴司作出說明。

  網絡刪帖按市場行價,如此大量的刪帖約需費用60多萬,我司實際上支出約17萬(我司可提供刪除信息費用的明細賬目)。

  根據協議要求,我司還需收回爆料人手上所有關于萬某的負面材料,但由于能力有限,雖然做了大量工作,我司至今無法查找到真正的爆料人,所以無法完全履行協議。為了確保貴司利益不受損失,特提出解除協議。我司雖然未能找到爆料人,但確實為貴司做了大量負面信息刪除工作,并有據可查,因此我司希望扣除實際支出部分,退回貴司人民幣3萬元。

  特此函告!

  廣東某某傳媒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2013-7-5

律師函

  尊敬的廣東新某報社

  并深圳記者站:

  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主任汪騰鋒律師作為深圳市萬某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的法律顧問(簡稱委托人)受托現就貴報于8月13日來函要求配合貴報記者戴某某對相關事件進行追蹤采訪事宜,現專發此律師函。具體內容如下:

  根據委托人提供的相關信息并經必要了解,本律師認為:貴社采訪函所述“事件”,已被多方確證為一起由某些人員采用不法手段制作虛假不實內容之名譽侵權事件,對此鑒于所謂熱點現象已基本消失,委托人雖擁有追究之權利,但誓予保留。貴報作為一家某城晚報集團下屬的正規報紙媒體,緊跟時勢熱點關注民生危困,褒揚正義貶斥不法,乃正義之舉無可厚非。但如今此時此景此事己時過境遷,似乎沒有再行采訪報道之任何必要。委托方相信也請貴方相信,貴報社今天仍希望采訪報道的名譽侵權事件己經查證并無實質新意。如今如舊事重提再行報道,其效果只能是重炒舊題吸人眼球,可能進一步引導不明真象之觀眾網民輿論非議,繼續加重對我方委托人之合法名譽權的嚴重侵害,并由此嚴重干擾損害我方委托人企業正常經營秩序,最終導致巨大經濟損失及可能的波及社會損害結果發生(如企業受損員工降薪失業等)。本律師認為:上述可能發生的損害結果是任何一家如貴報社一樣標示具有正義感之媒體所不愿樂見,且任何一家包括貴報社在內具有正義感和社會責任感之良知媒體所不愿也不能承擔其危害之過的!故此,本律師在此強烈敦請貴報社及摩下記者,本著友好善意放下“好奇心態”,取消本次采訪計劃,并徹底打消相關事件的“追蹤報道”之計劃。

  以讓委托人企業多一份精力多擔一份社會責任,利國利己利他,同時避免涉嫌介入被人誤導被人利用之誤區陷阱。特此函復,望請慎處!

  本律師代表委托人在此真誠表示,撇開此涉嫌名譽侵權之所謂事件采訪之外,委托人企業在適當方便之時將主動邀請熱忱歡迎貴報社記者前來企業進行輿論監督,為了美好社會之共同目標,大家友好合作,共同努力!

  誠摯謝意!

  致禮!

  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

  汪騰鋒

  二0一三年八月十八日


其他新聞
  • 口頭協議是否構成合同詐騙罪? 廣東知明律師指出,對于簽訂的口頭協議這種情況仍然構成合同詐騙罪,因為口頭協議也是合同中的一個形式而已,只要對...
    2020-05-14 18:49:41
  • 買賣合同簽完后人去世了該怎么辦? 由于對方已經死亡,那這份合同的效力就需要重新認定,如果財產性質的合同(比如度買賣合同),一方當事人死亡的,合...
    2020-05-14 18:48:40
  • 有網友求助廣東知明律師:律師,你好,我是一家公司的采購員,已經工作三年了,最近我發現好多公司的采購員都在采購過程中拿回扣,好像有很多利潤...
    2020-05-14 18:47:54

法律問題咨詢電話:13632850763
公司名稱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石廈北二街新天世紀商務中心A座1002室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18-2025 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18-2025 廣東知明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全國咨詢電話:13632850763?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石廈北二街新天世紀商務中心A座1002室

pt疯狂麻将 850棋牌大闹天宫游戏下载 av女优-青木莉子 2019世界杯比分图 重庆幸运农场结果 财神捕鱼赢钱技巧 四川快乐12官网下 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十一选五 竞彩足球比分j直播360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app下载 好运彩3公式 26选5基本走势图 11选5 今天篮球比分直播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 富贵乐园游戏大厅